默默(HUE)

深入骨髓的事物,是信仰。

©默默(HUE)
Powered by LOFTER
 

認識里昂的那一年,瑪蒂達學了抽菸,她朝著欄杆吞雲吐霧,看著他循著樓梯盤旋而上。嘿。瑪蒂達說,你要替我保守這個祕密。


他頭也不回。


戒菸的那一年,里昂死了,只留下一盆萬年青,瑪蒂達遺忘了抽菸的訣竅。她不流淚,眼淚之於里昂的犧牲只是廉價的裝飾品。


她有時會於空無一人的教室窗口眺望,看著種下的根逐漸茁壯、繁密茂盛。她還記得那些年裡抱著萬年青在人流裡來來去去,從孤兒成了殺手,成為了里昂唯一的缺陷,獨有的致命傷。


她曾心血來潮摘了些枝葉植入新的容器裡,像那些美麗日子的延續。她看了許多卓別林的戲劇,她成為了沉默的一份子,專注於寂靜的徬徨。老師說她在不上課堂就要被退學了,但那些並不重...

 

注意:搞笑向、滿地雷、金木大姨媽設定、月金向、可能無後續、金木小隊時期設定。

翻到兩年前的草稿,哦差點崩潰,只好來荼毒世界一下。

天雷請小心閱讀。


金木研連續幾個夜晚都失眠了。


他輾轉難眠,這幾天利世小姐不斷的在夢裡出現,金木研十分不解,自己對於利世小姐早已不抱有戀愛感情,而夢境裡的情景也讓他感到非常不適。


描敘起來的話,呃、…雖然很不願意回想,夢中的自己與利世渾身赤裸,自己則像個思春期的少女一樣,明明夢中出現的是貌美的利世,但是自己卻渴求著男性的懷抱。他甚至以為是壓力太大而積累過多。


事實上每當失眠時都會伴隨著點小症狀,下腹隱隱作痛、...

 

<月金>sunset

  身軀被血打溼,像被宰割的魚,血汙流淌了一地,他沿著森林的一側行走,身後人與他間差了幾步距離,稗草及腰,他們舉步維艱。

  他們剛進行完一場廝殺,渾身狼狽,共喰後的血液味令金木研感到暈眩,他步行至雜草叢生的空曠處,仰起頭觀覽整片天空。日落之下,晚霞綻放的像紫百合,帶點沉鬱的紅,金木研閉上眼舒緩了一會,身上的髒污彷彿被沖刷一般洗淨。

  「晚霞,也就是日落,空氣中的微粒散射光芒。」

  他沉靜地說出在腦海中翻滾、淬煉無數次的詞,彷彿不經意從舌尖溜出口的糖果。

  「哦?金木君對這方面也有涉獵?」

  他沒有回答月山習,只剩餘短促的風聲在兩人之間往返。

  只稍一會,金木研問:「月山...

 

<月金>迫害

 我還依稀記得,尚在母親襁褓時候的我便戴上不知名的面具,時間不留情,一戴就是19年。這些年我見過很多人,男的女的,老的少的,他們堪比羅丹,用銳利的錐子將我的面具雕琢打磨,他們褒揚我,他們稱羨我。就像館藏的藝術品,我便是人人投注冀望的殘影,有九十九注視線,我便有九十九個美好面貌,人們對我寄予厚望,我便竭盡全力,何樂而不為?


 再成熟幾歲,我已逐漸成形,拿下面具是極其困難的事,並不是我膽怯,而是那會使我不便。我的臉孔失去梏模會扭曲變形,拿捏不定,於是我平日便戴著,獨自一人才會卸下,這樣很好,沒有人會指著我的面貌比喻為鬼怪。


 自母親僅存於我的夢中,我嘗試循序反芻孩提記憶,我已記不清母親...

 

[有佐]海平面


  他位於3區橫跨東京灣的彩虹大橋,步履平穩的沿著一側的弧形鋼架攀緣而上,他遠遠地看著位在橋沿最頂端的小黑影,寒風凜冽,連領帶都吹歪了,他卻無動於衷並且笑得滿懷。


 那個時候佐佐木琲世不過還是個三等搜查官。


 他對於自身的事都忘得差不多了,但偶爾也能隱約的想起許多瑣碎。


 像是他會依循著身體的記憶沿著臨海線來到鮮少人煙的3區,他才發現東京灣的海風是如此溫暖溼潤,就像回到母親的懷抱一樣令他眷戀不已。他像個發現新大陸的探尋者,迫不及待的攀上已經不復昔日光輝的彩虹大橋,並且立於最高處俯望海域。

 他望著海平面彷彿如臨深淵,但他一點兒也不怕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...

 

[月金]令我羞愧的氣味

 我再也忍無可忍,我痛恨這個男人,到了我想對他視若無睹的地步。

 他像隻狗成天黏在我的身邊,他巴不得要沾染上我的氣味,我想將他驅逐於我的視線之外,但是不行,我不能,我無法做到,這樣對待他人有違我的原則,這個傢伙還得為我鞠躬盡瘁,少了他雛實也會不開心的,這個男人,不,這個厚顏無恥的喰種定是看準了這一點。

  上一次我不在,那傢伙竟然單獨帶著雛實出門,這也就算了,他一回到據點,我就聞到那傢伙渾身充滿著我的血氣。那股味道令我一陣暈眩,要不是那是不屬於人類的我的血液的話,實話說那樣奇異又美妙的味道只會令我作噁,只會讓我回想起成為喰種的那一天,還有初次被那傢伙邀約的不堪回憶。

 我這樣粗...

我默默,我在LOFTER

查看详情

玩玩2333話說現在大家都特喜歡重口味嗎!(雖然是我的錯)

 

[月金] Order Made

  ○文中諸多對話與句子取自歌詞,非完全原創↓

  RADWIMPS - オーダーメイド (Order Made)

  ○劇情為143後衍生,時間點為第一部結尾到RE之間。

  ○月山為金木幻想,OOC有。

  歌詞網址: http://zhidao.baidu.com/question/563182556.html

 

 

 

  在我來到這個世界以前,我做了一個無比漫長的夢。夢境裡的一切都太過真實,以至於我懷疑現在身處的世界才是我所虛構的幻想。

  當時的我躺在一片漫天雪白的花叢,我像個剛從子宮裡匍匐而出的胎兒,...

 

[四方金]Sunlight

  ○本cp為四方蓮示x金木研

  ○金木與四方同居設定,金木是人類,四方是喰種。

  ○本人筆拙,沒辦法完美體現人物個性,應該有OOC吧。

  下面是正文。


  早晨,陽光透過輕薄的紗窗灑了進來,照射在地上呈現美麗的光影。

  黑髮少年慵懶地躺在床上,此刻的他還想再多睡一會,於是轉了個身,直到微微睜開惺忪的睡眼,看到有著一頭淺灰色髮的男人近在眼前,金木頓時倒抽了一口氣,瞬間清醒了一半,甚至可以感受到對方的鼻息。眼前的男人留著略短的鬍渣,安穩的呼吸,沉靜的睡臉,可以說是個散發出成熟氣息的男人。

  悄悄收回停留在男人身上的視線,他緩緩...

 

[月金]飛鳥之前,短

  ※一樣是共喰設定,極短


  "啊,如果這個人,愛上了我,將會變成怎麼樣呢?"


  他所散發的氛圍,他的胸膛,他的微笑,會看起來是如何呢?依靠起來會感覺特別安心嗎?

  想接受對方給予的疼痛,如果那將像愛一樣另人心醉。

  金木研擁住了月山習,將頭枕在男人的胸膛,張開性感慵懶的眼眸,嘴唇微啟,可以看見誘惑的舌正在描繪著言語。

  「月山先生,要吃吃看嗎?」


  月山習無法做出反應,直到金木研抬頭直視著自己,是卑微的仰視,卻美麗而高傲,像隻盤踞獵物的毒蠍,說,請嚐嚐看我的毒液。

  「可以的喔,吃掉我的話。」...